电商直播出海,老外也开始玩直播带货

2020-09-14 14:57讯播传媒

电商直播出海,老外也开始玩直播带货

尚不成熟的电商直播风,正在海外愈演愈烈。

今年双十一,淘宝直播GMV接近200亿,仅薇娅一人就创造了27亿的销售额。阿里新近发布的2020财年Q2财报显示,目前天猫上超过50%的商家都在通过淘宝直播销售商品。京东,考拉,小红书等平台也纷纷投入巨资打造自己的电商直播生态系统。

相较于中国直播电商的强劲发展势头,海外直播电商仍处于起步阶段,无论是在直播平台数量、销售形式还是在整个行业生态系统中,都无法与中国直播电商相媲美。

若将国内网络直播看作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,那么海外直播则是黎明前的曙光。对于海外电子平台来说,2020年将是跨境电子商务直播的元年。

与国内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的各种直播平台不同,海外直播带货模式更为简单,一种是YouTube、Facebook、TikTok等社交媒体直播模式;另一种是亚马逊、速卖通、shopee和lazada等跨境电商平台内直播。

身为国内直播电商的先行者,阿里在淘宝直播刚起步的时候就有意将这种模式推广开来。

速卖通是首批在海外复制中国的现场带货模式的跨境电商平台。

自2010年4月上线以来,速卖通是阿里巴巴旗下唯一为全球市场打造的网上交易平台,被广大卖家称为“国际淘宝”。是世界上第三大的英文网购网站!

速卖通于2019年7月正式上线直播功能,以服装、数码、家电等功能演示为主,仅2019年,速卖通平台就直播了8000多场,并有近百万俄罗斯人在6月的年中大促中在线观看了速卖通直播。

阿里预计,国内直播的风口必将进一步带动海外直播市场的崛起。因此,五月下旬,速卖通宣布启动全球网红孵化计划,计划在未来一年内,为全球超过100,000名内容创作者和网红提供新的工作岗位,并在三年内培养出一百万海外网红和内容创业者。

速卖通直播业务负责人伊鹏飞表示,直播模式的推出给平台带来了非常可观的效率,平台直播商家的退货率已从5%降至不足2%,而如今速卖通平台上跨境贸易商家也开启了本地仓库直播、档口直播等新型直播模式。

贪心的中国直播带货热,看着中国玩家再次涌入自己的地盘,亚马逊先坐不住了。

今年年初,亚马逊将AmazonLive功能添加到自己的APP上,但是由于各种功能过于简单,所以入驻的商家不多。亚马逊宣布重新开始直播,并随着中国社媒直播的兴起逐步完善AmazonLive的升级。

对于我们看来,亚马逊允许卖家将视频内容作为销售工具来进行流媒体传播,这个功能有些难以置信,甚至有些落后,因为现在不管是淘宝、京东还是拼多多,卖家在产品的详细信息中几乎都会有视频介绍。

可见,亚马逊也在逐步学习淘宝模式,亚马逊商店以及各种广告都可以观看直播,其模式与淘宝直播相同,主播可以与消费者聊天互动,产品将实时显示在产品详情页的显要位置,卖家也可以共享促销代码和优惠以供消费者购买。

亚马逊除了将AmazonLive直播功能添加到自己的应用中之外,还针对卖家端推出了与淘宝直播相似的App——AmazonLiveCreator。

但亚马逊没有在线的allin电商。

现在,亚马逊仅对美国市场开放,既不向其他市场提供服务,也不向消费者提供服务,此外,卖家只能将AmazonLive用于苹果iOS系统,而且某些特定类别商品的详情页不支持现场直播。

除亚马逊外,shopee和lazada都在跟踪直播功能。

就拿Lazada来说,Lazada东南亚等国家的商家在去年双十一期间首次启用了实时带货功能。这个直播功能和整个直播生态模式都非常类似淘宝。

据统计,4月份,通过LazadaLive直播服务产生的GMV同比增长45%,在4月份吸引了2700万活跃用户。就拿泰国站来说,今年初,跨境商家在泰国站的转播场次平均每天不超过10场,而6月份的转播场次平均每天近几百场。

整体而言,海外较大的电商平台虽然对电商直播持肯定态度,但并未像国内电商平台一般将其放在战略层面。

2018年国内直播电商总交易额为4512.9亿元,比上年增长200.4%,占网购总交易额的4.5%,预计2020年将继续保持高速增长态势,直播市场份额将达到20%。

而且国外只是把实况转播这种模式推广到国内。

内部人士称,直播电商在海外,特别是在美国,“还处于起步阶段,还没有形成一定规模。就拿美国的直播电商市场来说,尽管YouTube.com、Twitch和Facebook等免费平台也可以让卖家以直播的方式与观众进行互动,但是目前美国仅有AmazonLive专门为直播电商而建立的平台。

与传统电子商务模式相比,实时电子商务最大的优势在于买卖双方可以即时互动。买主可向卖主询问问题,卖主则通过对商品的描述建立起信任关系。

但是,国外电商平台对直播电商的意义并不完全理解,在他们看来,直播更多的是一种电竞产业,通过游戏直播创造多种收入渠道。

还有就是销售方面,美国企业还是会选择webinar。这种在线会议模式使用了流技术,具有幻灯片文稿演示、音频或视频显示和桌面共享等功能。尽管webinar的形式与实况相比显得十分乏味,但它却是品牌营销人员熟悉的方式。这一思维惯性使得“美国的许多企业不敢冒险进入直播电商领域”。

除平台数量和模式限制外,海外直播电商的带动性不足也是不利因素之一。

亚马逊直播用户表示:“在AmazonLive上的直播内容令人厌烦。销售者只是简单地向观众介绍他们是怎样使用这个产品的,或者他们是多么的喜欢它。互动性接近零。在中国,电商平台非常重视买卖双方的互动。依我看,互动才是推动销售增长的关键.”

在美国以外的地方,电商直播的普及程度大大降低。

一位日本Yahoo的发言人说,根据使用情况,正在计划关闭直播服务。除此之外,日本电商巨头乐天虽然一直通过直播APP带货,但人气不高,而二手交易平台Mercari则于2019年底关闭了直播电商业务。

不管怎样,中国直播电商的创新,对中国经济在疫情爆发后的复苏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,虽然海外直播电商市场难以100%复制其成功模式,但海外平台和企业可以借鉴经验,积极尝试,毕竟,在当今全球经济下滑的大环境下,如果不借助新模式的创新,必将走向淘汰的结局。